我赤条条来,也将赤条条去
2013-09-15 10:59:22
  • 0
  • 12
  • 229

我赤条条来,也将赤条条去

毛牧青/文

传言的“以(卖)房养老”终于变成了现实。

据各家主流媒体报道:我国将有规划地试点“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”,具体操作办法和实施计划,有望明年一季度出台。13日,中国政府网全文公布近日由国务院印发的《关于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的若干意见》,明确提出,“开展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试点”。同日,北京市民政局有关负责人在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时确认:就“以房养老”试点,北京市有可能以更广视角,让房子这一“沉睡的资本”通过市场获取新的增益,包括利用出租自己房屋的租金入住养老院。

前些年“以房养老”曾在南京、上海、北京等地由少数金融机构自发兴起尝试,但效果均不理想而萎缩。这次国务院《意见》首提发展“以房养老”试点,似乎意味着国外很成熟的“以房养老”模式在我国已具条件,应经纳入规划在国内开始实施,仅依靠“存款”和“退休金”的模式将被打破。

呜呼!真是一盘很大的谋略棋局一个丰厚的产业撬杠——伟大英明的决策!让人再度感受30多年来改革在养老社保领域的丰硕成果并为之欢呼雀跃!

不过我如此高度赞扬,但很多人不买账。此消息一出质疑声顿时四起,这里就不多说了,看看我题头第二个视频的争论,翘翘脚木丫子都会思考得出切身利益的明确答案滴。

我们有个嗜好:大凡省事又无能解决、却又对权力有利的事儿,通常会立马“与国际接轨”;若是麻烦又无能耐解决、却又损权力的事儿,就会采取“特殊”不符“国情”的“中国特色”对应,可谓“两样货色齐备,各有各的用处”。此刻的“以房养老”就属前者,全然不顾国情的诸多滞后弊端存在,把责任一古脑儿推给国人承担。厉害!的确厉害!!

独生子女政策30余年的社保滞后不配套不同步的现实,已让独子家长和失独家庭饱受这个政策恶果的缠绕;而“65岁退休”的强势喧嚣,又让中青年国人恐慌无度,至今后怕担忧不绝于耳。如今更绝!只剩下最后一道坎的“养老归宿”,又有“卖房养老”的待遇实行,道理何在情何以堪,让国人再说些什么好呢?——难道真要去感谢郭嘉?

现在毕竟不是“各尽所能,各取所需”的共产主义社会,而是我们宣称的“各尽所能,按劳分配”的“社会主义初级阶段”。面对这个相对贫困的社会阶段,物欲还是人们第一渴求。此刻家庭祖辈的私有财产如房子、财物等遗产继承是个宝,往往是维系家庭和睦和亲情的一个重要物质因素,绝不能脱离现实困扰去用纯精神的高尚去决断轻率处置。所以,就目前综合国人的生存条件和经济实力全方位分析,快速大破大立干了盲动超越时代的事情,是不是有违暂时还难以摆脱的传统习惯而急于求成的犯蠢呢?

就历史到现实而言,“养儿防老”传统观念仍无法破除;“遗产分成”在二老百年之后是个不可绕过的坎儿,虽系千家万户个体,却又命牵全社会稳定大局,不得不前思后虑慎重对待。遗产房屋是个物化的实体摆在那里,是父母与儿女们联系亲情的中介和纽带之一。倘若二房子没了“当”给郭嘉同志了,二老赤条条沦为“无产阶级”进入“优越慈善机构”颐享天年,那潜在意识参差不齐的儿女们,又将以何等情绪去对待自己二老的赡养义务?是家庭纷争四起权力权利官司不断?还是二老不断上演精神上的“墙头记”人间悲剧?这是个问题,一个大大的社会问题。不知我们的政策制定者微观考虑到这种尴尬没有?

我国目前养老金储备现状入不敷付出资不抵债,处于严重亏损局面是个事实,各方瞄准私房遗产都在积极出招,目的何在大都也令人生疑。据官方统计数据显示:我国今年年底或明年年初,中国60岁以上的老年人将突破两个亿,到2025年,将突破3亿。今年6月,还有专家报告说:2013年全国养老金缺口将达到18.3万亿元。之所以出现这样大缺口,首先权力者应该扪心自问:自己执政是如何管理的?赤字又是怎样出现的?难道经久没发现没解决没提到议事议程?……而绝非是把祸水转嫁到原本收不高的底层民众头上,去分流彰显自己的“显著政绩”和“改革成果”。

养老金严重缺口的窘境,一般说只会对底层民众尤其是弱势群体造成最大担忧和威胁,一般不会给权贵们造成太大影响。独子政策下二老给子女留下的唯一那点弱弱房产,如今也要被“潜移默化”的“为民”名义下,“合理”转嫁成公有而让被养者演化成新的“上无片瓦下无寸地”无产阶级。如此“温柔宰一刀”的“利民”怀柔政策,倒不如直说是抢民、害民、毁民的强势盘夺来得实在。

在国家尚未具备规模化规范化养老保证体系条件、瓜分家庭私有财产仍摆脱不掉各自暗流涌动觊觎的现实、以及房屋土地使用70年的“霸王条款”前提下,实施“以房养老”政策解决我国“养老”问题很不切实际。实效结局起码在现在一段相当长的时间内,仍是一种难以真正能兑现的空想和添乱。甚至说白了,是种杜绝二老与子女亲情哪怕是表面亲情的“断水剑”,是件惹起民愤的损民房产利益、几乎没有积极意义只能添乱的短见政策。结果直接受害者是老人,得利的率先是政府和金融、民政等所谓“慈善”企业,是种釜底抽薪“发死人财”的愚蠢之举。

空头描绘宏伟蓝图估计谁都会,实际效果反正“我死后哪管洪水滔天”让后继人去擦屁股。此等做派这些年国人见得多了也变得聪明起来。“以房养老”政策被质疑,就是一个佐证。养老社保的“双轨制”,如不少国家公务人员不扣养老金,退休后却享受高额养老金和医疗费;而企事业职工仍上缴者工资里克扣的养老费,许多无业或有业无保障者自己上缴大量养老费,而且这些钱如何保值和运作都都无从知道。这种极不合理却是直接“合理执行”的特权,既是导致分配上的巨大不公,也是造成民怨鼎沸的根源之一。

如今需要“以房养老”的,大都是“低标准”时挨过饿、60年代支过边、“文革”时上过山下过乡、“改革”后下过岗的60岁以上底层老年群体,他们曾是计划经济时期的生产主力军。他们对国家奉献最大,个人牺牲最多,收入待遇最低……然而历史对他们有太多的不公。“干了一辈子革命”,最终养老还得靠“卖房”。这他妈都什么道理?!

看来在未来没变故情况下,我一生唯一为女儿留下的那个不大的旧房子遗产,也将为自己未来孤单无助而自身买单,成为优越社会制度和伟大国家亲切关怀的筹码和无私奉献的大礼,被很温柔底剥夺充公,还真兑现我入党时的“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”誓言,大公无私实践着无产阶级”上无片瓦下无寸地“的伟大襟怀,最终失去私有财产的锁链,到另一个世界去“解放全人类”。这倒好,我会在临死时学着保尔,很骄傲很自豪地对女儿大道理一番:老爸我一生是这样度过的——没因虚度年华而悔恨,也不会因碌碌无为而羞耻。临走仍对事业缴了最后一次创收性的党费,无愧我的整个生命和全部精力,都已经献给国家最壮丽的事业——为报效祖国彻底升华净身,带头先消灭私有制把一切献给党,赤条条来赤条条去见马克思。你老爸境界多高尚啊!”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2013年9月14日晚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