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家莎莎走了……
2017-04-25 18:11:01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

养狗是唯一一种金钱能买到的爱。      

——史塔克

一只狗带给人的最大快乐就是,当你对它装疯的时候,它不会取笑你,反而会跟你一起疯。        

——山姆.巴特勒


我家莎莎走了…


毛牧青/文

    

2016年12月5日上午9点35分,就在她已进入16岁的这个月,伴随我们15年的彼此相依的忠诚朋友、我家狗狗莎莎小姐,在历经短暂的痛苦挣扎中走了——永远地走了。    

这永别来的太突然,让我们措手不及难以接受并失声痛哭。    

2002年初,出生不到两个月的莎莎孑身来到我家,走路晃晃悠悠可怜可爱。当时我们唯一的女儿在北京读大二,莎莎到来无疑对寂寞的我们是个惊喜和寄托,我们老两口便把她当做陪伴我们身边的“小女儿”倍加呵护,也便成了我们家常驻的“亲人”。15多年,这个小精灵成了我们老两口的牵挂和希望。

是的。莎莎特别聪明特别懂事,每次我们一看到她的眼睛,就读懂了她的心。同样,她一看到我们的眼神,也读懂了我们的意图。她不仅给我们带来亲情,更给我们带来欢乐,让我们老两口有了营生可干,感到生活充实欢乐不再孤独:每天早晚,我们雷打不动带莎莎出去,她总默默地卧在地上深情地看着我们晨练;有时我们去大海去草地遛弯,这是莎莎最喜欢的地方,她总会在那里吸地气、跳“桑巴”,自娱自乐忘乎所以。

近来,莎莎明显衰老,眼睛长出白内障晶体,精神头也不如以前。但我们外出只要一开门,正酣睡的她总会艰难地起身从垫子上下来,晃晃悠悠迎接我们;我们带她遛街,夹在我们中间左顾右盼格外频繁,总让我们有点莫名的不对劲,但我们始终不敢向那方面想。就在她离世前半小时,我抱她去医院,路上先后碰到两只狗狗,仍像以前那样向它们报以清脆的招呼声,全然不像一个病入膏肓的老狗狗。

莎莎死于心脏病抑或还有肺水肿,从明显发病到离世仅一天半时间。而这段时间正遭遇不讲理邻居漏水把我家弄得一塌糊涂十几天。这种恶劣环境让莎莎很不习惯暴躁不安,加速了她过早离世。即便如此,离世头天晚上,我们给她服用匹莫苯丹等药缓和了一段,她仍争着跟我们要了两只大虾和鸡肝胃口很好。可一夜间病情让她无法趴下入睡,在我和老伴的怀中遭了一宿罪,我们无可奈何又无法替代只有悲伤的份儿,早晨九点半,在连续抽搐痛苦中死在我的怀中…… 

早已在北京安家的女儿得知莎莎病重消息,多次来电询问病情;当得知莎莎去世竟也失声痛哭。莎莎与我女儿有着一份特殊的感情。2002年春节,才出生两个月的莎莎头遭见回青过年的姐姐,居然像前世有缘的挚友,一下子就黏上“姐姐”,没完没了成了女儿的“跟屁虫”。女儿极喜欢这个小精灵,经常抱她逗她,莎莎也经常舔姐姐的脸表示亲昵。每次女儿回青,第一个扑向她的就是莎莎,对姐姐过度亲昵甚至让我们很是嫉妒。

逝者已矣。自然规律无法抗拒,飘走的落叶也不会再回到原地。一切都在无奈和伤痛中,莎莎突然离去,给我们带来无法克制的哀痛。这种痛苦感受,不亚于失去一位亲人… …   

是的。莎莎是上帝赐予我们的小天使。她的灵飞走了去了天国,我和老伴把她的遗体埋在离我家不远并靠大海很近的林子里。看着埋她墓穴新土和落叶,我再度悲从心来:莎莎从小留恋大海,15年来从这里往返无数次;这块芳草地离我们家最近,我们也会随时来看望她陪伴她,我想莎莎一定会喜欢……

2006年7月27日,我曾写过一篇关于莎莎故事的文章(附后)。10年多过去了,我原本再想写一篇却一直辍笔。没想到她的突然离世,让我写的却是她的祭文。心痛!   

卡洛琳说“不曾养狗的人很难想像与狗一起生活是什么样,养过狗的人则无法想像没有狗的日子该怎么过”,我现在真真体会到这句话的实在和分量。

狗狗是这个世界上最忠诚的动物。莎莎不到两个月来到我家,我和老伴就是她的爹娘,我女儿就是她的姐姐。当我们抚养莎莎的那一刻起,她就把我们当作她的唯一,是在这个世界上的唯一亲人,我们就是她最尊重最感恩的主人。从襁褓到坟墓,莎莎的一生一世,始终与我们结伴而行同室入睡同桌就餐,她也是我们须臾不可离去的影子。我永远不会忘记莎莎临终时那依恋和感恩眼神,这种眼神在我脑海或眼前一闪便会老泪纵横。    

莎莎本月已迈入16岁。这个年龄相当人类寿命的80多岁,在狗狗里算是长寿的,但我们仍觉得相处的时间太短太短。上天不公平,让狗狗生命太短暂;上天很施恩,让狗狗最懂得爱,这种爱,恰恰呈现的是“现在的社会里,人与人之间冷漠的态度还比不上与狗之间相处的那份真诚”的回光返照!

呜呼!莎莎走了不再回来。她曾与我们老两口形同影随始终没分开,曾是我们15年来生活的重要一部分。在女儿不在我们身边的日日夜夜里,莎莎一直忠诚地依偎在我们身边15年,她融于了我们的生活,代表了我们生命河中的15年。她的离去,让我们老两口极度悲痛,再度陷入了迷茫和孤寂。

“主人的心灵,是那些无限追忆埋葬爱犬最好的墓地”。有道是男儿有泪不轻弹,更况且我等将是古稀之年的老人?或许还带有惺惺相惜的悲观罢。我常想:忘却,大约是我们不用过去式思索既成事实的唯一方式。但对莎莎,我们却做不到——起码在相当一段时间里做不到……

这两天我与老伴和丢了魂似的,满脑子都是莎莎小可爱模样影子,看到房间“人”去物在的依然、再无莎莎来回走动的脚步声的空荡,在想到莎莎望着我们那铩底会说话的大眼睛、那熟悉的呼呼酣睡声、看我们说话便知道要出门做好准备的机灵、吃饱喝足满地打滚的憨态、“狗蹲着”盯着大门等我们进出的专一……我们生活已不再有活力,实实在在失去欢乐,一切仿佛突然坠回到15年前,只是我们更老了,更多了真真切切的伤痛。一切都在脑海里翻腾,莎莎逝去带来的寂寥和追忆,强烈折磨着我们神经。

这两天无论多累,早晚时间我们都会顺着莎莎走过足迹的道路和地方,重新追忆那些不能再现的团聚故事,寄托着我们的无穷无尽的哀思……

莎莎不是人,知恩图报却胜过现实中的许多人。死亡冷酷而决绝地斩断了我们15年后的那份厮守时光,却抹不掉我们间的那份永久的挚爱情愫。莎莎遗留的那份“狗比人强”的真情实爱记忆和伤痛,让我们不会再养狗狗了,因为莎莎是我们生活唯一——除却亲情已无其它社会“情义”所能替代,就让她永远成为陪伴我们仅一的回忆吧。

今后,我们的确也不会再养狗狗了,感谢郭嘉“只生一个好”让我们实实在在感受到“老有所依”的忽悠承诺,可怜我们不会有机会也没能力再为狗狗送终了……

莎莎啊,走好!爸爸妈妈永远记住你。这辈子我们缘分已尽,让我们下辈子续缘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2016年12月5日~13日收拾乱摊子家断续写成

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